红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红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母亲改嫁后他4进看守所

发布时间:2020-03-13 16:26:48 阅读: 来源:红包厂家

母亲改嫁后他4进看守所 2006/9/178:51:49  【字体:缩小放大】

张某,1983年生人,男,福建宁化县人,独子,家里还有个奶奶和妹妹。9月13日晚上在T243客列上行窃,被失主当场抓获。这已经是他第4次进看守所了,其中3次都在厦门铁路看守所。负责看管的民警说,他从未成年关到了成年。昨日,张某被依法刑事拘留。

深夜扒火车掏包偷窃

2006年9月13日晚11点多,西安开往厦门的T243列车正临时停在来舟外洋站附近。张某便利用这短暂的停车时间,从4号车厢洗漱间窗户爬了上来。已接近凌晨,经过长时间旅行和深夜睡意的侵袭,车厢内的乘客都渐渐进入了睡眠状态。女孩小王也很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她随身携带的布包被压在背后。这让张某一上车,就盯上了她。

环顾四周,看到没人注意到他,张某便假装随意地向小王靠近。缓慢拉开布包的拉链,他开始摸索着从包里掏东西。果然没让他失望,他摸到了一台数码相机和一部手机,张某迅速把东西藏到衣服里。此时,火车已经开动了,张某开始向前面车厢移动。当他移动到第6节车厢时,小王带着几个同伴从后面追了上来。张某说,许是有人看到他偷,叫醒了小王。追上张某后,小王的几个男性朋友一齐向他扑过来。那一刻,张某不是没想过要逃,但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他只好束手就擒……下车后,他就被交给了厦门铁路派出所。

偷了被关,出去了再偷

1999年,张某坐火车来厦门,途中他无意间发现有人在偷钱包。他说,看到后他好像开了“窍”,觉得这可能是个不错的谋生手段。从此以后张某便走上了歧途。此后不久,他就开始了第一次的尝试,是在三明火车站,那时候刚出来,没什么经验。当时他学别人用刀片割别人的钱包,但是第一次就失手,被关进了看守所,蹲了9个月。张某说每次“出去”后一般都在外面的朋友家先混上一阵,但不久就又出来“干活”了。

第一次“出去”后,他在漳平一个朋友开的火锅店里打工。但伸手跟朋友要钱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一次两次还好,多了就觉得不好意思了。后来火锅店倒了,身上实在没钱了就又出来偷。19岁那年又被铁路公安抓了,劳教2年。

在漳平的时候认了个干爹,帮他看小孩,顺便帮他照看店里的生意,也算是打工。然而在某天夜深人静回想往事的时候,张某却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过下去实在没意思……21岁时,他又因在火车上行窃,被劳教1年9个月。

导报记者房舒通讯员黄育明

妈妈丢下我和妹妹走了

记者:你是怎么走上扒窃这条路的?

张: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服毒自尽了。父亲死后不久,母亲就扔下了只有7岁的我和妹妹改嫁他人。我只在7岁到9岁的时候读了2年小学,10岁开始便在社会上混日子。我远在宁化的家,以前经常回去,但后来就慢慢少了,我只在2004年时回去待了1天,后来就再没回过。倒是厦门铁路看守所更像“家”,因为从1999年开始,每年的春节都是在看守所度过的。如果现在父母还在,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自从母亲改嫁后,我和妹妹从来没去看过她。心里一直在恨她,她把我们丢给了奶奶。

在火车上偷比较熟练

记者:为什么一直选择火车进行偷窃?

张:选择偷火车,是因为一直在火车上偷,很熟,换了环境会怕。我一般都是买票上车,趁半夜别人熟睡或下车前的混乱,伺机作案。这时,我就捏个刀片在手里,混在人群中,装做若无其事的眼神看其他地方,但实际上已经悄悄地“出手”。或者是瞄准一些年轻女孩,把她们挎包的拉链拉开后偷。对象不固定,看谁穿得比较有钱就偷谁。偷了几年,我也认识了几个销赃的,一般都是把赃物转到其他地方卖掉。

“也想做个干干净净的人”

记者:这种偷窃混日子的活法不难受吗?

张:难受也没办法啊……(说着张某眼眶不禁红了。刚才还很健谈的人,一下变得沉默起来,低下了头。)

我也很想好好工作,做个干干净净的人。但我觉得那对我来说实在遥远,因为总要有钱啊,我根本连工作都找不到。每当我想重新开始时,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让我又回到以前的生活当中。比如,去年我曾尝试开了个店。刚开始小店的生意还是不错的,但后来我发现,只要方圆几里出了什么事,派出所的人就找上门来了,我总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明明没做过错事,却被人无端怀疑,这种滋味不好受。总觉得我想变好,而环境却不给我机会。渐渐地,店里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我一气之下结束了店里的生意,重新开始偷。

今年3月份,经过妹妹的努力,帮我找到了一份当保安的工作。但是干了几天,我就干不下去了。因为我经常会看到以前交的一些扒手朋友,在我工作区域里面“出手”。因为自己做过小偷,很容易就能发现他们在行窃。然而碍于情面,我始终都没法狠心去抓他们。

希望这次出去后做好人

记者:知不知道这次要判几年?

张:这次偷的估了大约3000多元,应该够刑案了。希望这次出去能改变吧。我自己也知道这种日子不好过,总是提心吊胆的担心要被抓。

红继木

钻孔机

小型铜米机

空气滤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