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红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叫你一声姑奶奶[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4:11 阅读: 来源:红包厂家

一、稀奇事,丈夫变成老狼精

“捷利达”是一家销售空调的私营公司,老板名叫梅燕。她新婚不久,这天,她看完电影刚走出剧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女子对她说:“你的丈夫是个老狼精,如果你不相信,就请你仔细地去欣赏光盘吧。”梅燕听了觉得好笑,但还是问对方光盘在哪儿,对方没吱声,却“咔嚓”一声把电话挂断了。梅燕正感到莫名其妙,一个小男孩从她身后窜上来,把一张光盘朝她手里一塞就走了。

梅燕看了看光盘,不由微微笑了起来。的确,有很多人都说梅燕的丈夫郎辉是个老狼精,把梅燕迷得神魂颠倒的,自从和丈夫郎辉结婚后,她连公司的业务都懒得去打理,把公司的主要业务全权交给了郎辉掌管。

梅燕明白,自己的丈夫长得英俊,英俊的男人自然会招惹许多莫名的是事而非,也容易遭人嫉妒。要知道,当初可是梅燕主动追求郎辉的。还记得,一次她刚做完美容,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她驾车回去路过一家酒吧门前时,一个男子拦在路中央,强行把梅燕的车给拦下了。梅燕有些生气,这满大街的到处都是出租车,为何要拦她的车子?她是私家车又不是跑出租,难道这男子不长眼睛吗?打开车门,梅燕正要冲男子发火,那男子的话却让梅燕生出些许同情。男子说:“小姐,我看你慈眉善目,一定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是这样的,刚才我与朋友一起喝酒,谁知钱包被小偷偷走了,现在我身无分文,又想急着回去,所以想借坐你的车顺路搭一程,你不会拒绝吧!”

梅燕看他说得可怜又不像是坏人,就同意了。若是换了别人遇到这种情况,那男子一定会被拒之门外。你想,一个年轻女子随随便便地让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搭车,多少有点危险的成份。但梅燕却不同,她会武功又能耍得一手飞镖绝技,不要说对付一个男人,就是来上个三五个也不在话下。

那男子坐进车里,梅燕第一眼就被他高雅的气质,迷人的相貌和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所吸引,通过交谈,梅燕知道他叫郎辉。有那么一瞬间的工夫,梅燕仿佛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郎辉,可仔细一想,又回忆不起来。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前世有缘吧。于是,梅燕把郎辉载了回去,两个人好像约定了前世今生一般,一见面便互生爱慕,不久便完了婚。

今天,正好郎辉到外地跑业务去了。梅燕独自回家先洗了个澡,然后钻进被窝,打开电视机和DVD,静静地观看那张神秘的光盘。现在,她倒要看看这神秘女子说自己的丈夫是个老狼精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画面一开始,就是一个大森林。森林中传来一阵阵凄惨的狼嚎,梅燕觉得这狼嚎声仿佛在哪里听过。随即从森林中窜出两头狼来,一头白狼,一头灰狼,突然白狼钻进树丛不见了,那头大灰狼却摇身一变,变成了郎辉。看到这里,梅燕不由得一激灵。随着画面的转换,再往下看,却是梅燕和丈夫郎辉在床上做爱的情景,只见两人忽而亲吻忽而抚摸,在床上缠绵悱恻,荡来滚去,慢慢地梅燕轻声叫唤着迷醉地闭上了眼睛,而后郎辉趴在她身上,轻轻地亲吻着她的眼睛,脸颊、额头、下巴,又渐渐地滑向她的脖劲和胸部……蓦地,画面中的郎辉面目变得狰狞起来,只见他嘴唇一动,刹那间面目突出,变幻成一张可怕的狼脸,尖利的牙齿闪着耀眼的白光,深深地插入了梅燕的颈动脉,贪婪地吸吮着对方的鲜血,而梅燕毫无察觉,依然紧闭双目,幸福地呻吟着……直到最后,瘫软了下来。

看到这里,梅燕感到有些啼笑皆非,却又无比惊奇,这些画面相当清晰,而且都是夫妻两人在卧室里的一些隐秘情景。是谁那么无耻地偷拍的呢?自己从来没有拍写真的嗜好,丈夫郎辉也不会这么无聊,卧室四周十分隐蔽,没有其他人能偷窥到她和丈夫的隐私,但光盘里的这些镜头又确确实实是她和丈夫郎辉做爱的真实情景,不过,开头和后面的镜头着实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丈夫郎辉的面部不但变成一头活脱脱的狼的嘴脸,嘴巴里的狼牙白森森地闪着寒光,令人看了恐怖之极。梅燕想不通,也猜不出,这些镜头是怎么会被外人搞到手的?郎辉又怎么会变成老狼精的?这个神秘的女人是谁?为什么有人要送这个光盘给她,对方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梅燕百思不得其解,她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二、忆往事,遭遇野狼排险情

就在梅燕感到极其困惑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梅燕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陌生女子的声音:“梅大老板,光盘的内容够不够精彩呢?我想一定还好看吧?你现在看完了吗?心里一定感慨颇多吧?”

没等梅燕答话,那个陌生女子又自说自话地说开了:还记得五年前发生在长白山里的一件事吗?那天,你飞镖射中了两头野狼,一头白狼,一头灰狼。那头白狼受了伤后,它逃进了大山深处,最后,它用长白山采来的三七和天麻治愈了伤病,还吃了大量的野山人参,终于修炼成精,变成了人形,你知道它是谁吧?实不相瞒,告诉你,它就是你现在的情人白浪;不过,那头灰狼却没有那么幸运,它被你一镖射死后,你们把它卖给了大酒店,在你同伴的要求下,酒店老板还把它的皮毛剥下来制成了一件贴身背心,你大概不知道吧,那头灰狼也是一只即将修炼成仙的狼精。你不但毁了它的肉身,还把它的皮毛剥下来制成保暖背心,这使它再也无法回到狼的世界里去了,如今,它也只好变成人形,要让你血债血偿,直到吸尽你身上的全部精血,那样才能得以重生还原。

梅燕一听,感觉荒谬之极,便生气起来,质问对方道:“照你这么说,我的丈夫郎辉就是那头被我射死的灰狼了?”“不错,你说的完全正确。你如果想要活命的话,就趁早离开他吧,记住,我可是为你好哇!”那个陌生女子说完,“咔嚓”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白浪,白狼?灰狼,郎辉?梅燕不由浑身一颤。

陌生女子的一番好心提醒,打开了梅燕封闭已久的记忆闸门。往事恍然如昨,历历在目:五年前,正读大四的学生会主席梅燕,趁着暑期中的空闲,与当时的学生会副主席郭亚红结伴随旅游团游玩长白山。那天夕阳西下的时候,她们没随团返回,而是走向大山深处观赏风景。尽管导游小姐一再告诫游客注意安全,别擅自离队……归来的途中,她们突然听到一声狼的嗥叫,那叫声犹如孩子的哭声,声声悲凉,久久地在空旷的山谷里回荡。随即,一头通体雪白的狼迈着轻快的步子,从丛林里钻了出来。那头白狼看见梅燕和郭亚红时,顿时狼眼放光,伸吐着长舌驻足不前了。它既没有跑,也没有攻击人的意思,而是远远地用两只充满血色的狼眼窥视着对方,像是觉得好奇的样子。就在这时,一头大灰狼又从丛林间钻了出来,一低头向两人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嗥叫。

梅燕知道,这可能是狼在呼唤同类攻击人的信号。若不及时击退它们,一旦唤来狼群,那处境就十分危险了。想要击退眼前那两头凶残的狼,这两个姑娘能行吗?哎,可你千万别小看了梅燕和郭亚红,她们在读小学时就被市少体校招了去,学会了一套擒拿散打的武功,教练见她俩基本功扎实,底子又好,悟性高,还破例教了她俩一手飞镖的绝技。从此她们外出游玩或走夜路都镖不离身,以备不测。此时,只见郭亚红迅速打开背包,伸手朝里一摸,“哎呀”大叫一声,梅燕知道坏了,一定是郭亚红一时疏忽没带飞镖,幸好梅燕带着,她刚从包里取出飞镖,那头大白狼窜上来了,郭亚红吓得双腿一软,险些倒地,但她马上又站直了身子,摆开了格斗的架势。就在大白狼朝她扑来的一刹那,梅燕已手腕一抬,飞镖射出,那头大白狼一声哀嚎,而后一瘸一拐地掉头跑进了树丛之中;而在一边的大灰狼看见大白狼前腿受了伤,却愤怒地伸长利爪,不顾一切地向郭亚红猛扑过来。梅燕一回头,情急之下,抬手又飞出一镖,没想到就是这一镖竟然射中了大灰狼的脑袋,当场就结果了它的性命。

梅燕是百发百中的神射手,刚才本来也没有准备把大灰狼打死,可看到郭亚红身处险境,她才痛下杀手。郭亚红为了感谢梅燕的救命之恩,便用那头大灰狼的皮毛制成了一件漂亮的背心送给了梅燕。梅燕一直把它珍藏在家没舍得穿,后来认识了郎辉,梅燕就把这件背心披在了郎辉的身上,还对他讲起了大灰狼的故事。郎辉听后,不但没有一丁点儿钦佩和感激,反而责怪梅燕不该如此心狠手辣。从此,郎辉再也没有穿过这件背心,而是把它挂在卧室的橱柜里,他要梅燕时时看到这件背心,就想起那头可怜的大灰狼,时时心怀恻隐之心。

梅燕打开衣柜看了看那件狼皮背心,又抬头看了看丈夫郎辉的相片,怎么也无法把两者联系起来,可是这冥冥之中的“巧合”又该怎么解释呢?还有那张恐怖的光盘,难道这一切的一切是……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梅燕刚一接听,里面就传来丈夫郎辉焦急的声音:“燕燕,大事不好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三、细思量,丈夫手段好阴险

郎辉在电话里告诉梅燕,前些日子,捷利达与国贸公司签订的那份合同完全是一个骗局,那一大笔打入国贸公司的资金被转到一家叫秀娟电器公司,注册人是冯秀娟,那是一家只赚不赔的皮包公司,老板冯秀娟像人间蒸发一样,无影无踪了。

梅燕大吃一惊;捷利达公司是五年前由两万元起家,自己含辛茹苦一手创办起来的。当时手下只有两三个员工,而今拥有了百万资金,手下的员工不下二三十个,可以说已经发展成为了初具规模的小型企业,眼下正要把它发扬光大,谁知却出了那么大的乱子。前些天与国贸公司签订的那份协议,那可是上百万的资金,也就是公司里的全部家底了,本想把这笔资金打入国贸公司购得一批空调后,能够赚上十几万元,这下好,钱没赚到却赔了进去。公司没有了资金周转,那往后的生意怎么做?这下如何是好?不但员工的生存要成问题,而且公司即将濒临倒闭,这又如何了得?

郎辉在电话里听出老婆非常着急的神情,连忙竭力安慰,说自己闯的祸,自己一定会好好地收场。梅燕顿时怒气冲天,狡辩,简直不可理喻!一百多万的现金被人骗走还追得回来?当下,梅燕便气愤地在电话对郎辉吼道:“你听清楚了,不追回那笔现金,我就跟你这条老狼精一刀两断!”

梅燕气极了,说出这些恩断意绝的话也情有可原,当初和国贸公司签订协议都是自己委托丈夫郎辉和办公室主任白浪去办的。这两个男人都是梅燕的最爱,一个是老公,一个是地下情人,他们互为情敌,又都很爱自己,梅燕的本意是想利用两人微妙的关系,来相互制约对方,以达到万无一失,可眼下居然会捅出这么大一个娄子,这是梅燕所始料不及的。

梅燕细想:这个白浪虽然早就进了公司,属于公司里元帅级的人物,自己也先与他有肉体交往产生感情,可后来遇上了郎辉,两人一见倾心,并结了婚,白浪对此毫无怨言,也没有露出半点不满和妒忌,他还是像从前一样讨自己欢心,心甘情愿心满意足地充当起她的地下情人。滤顺这一系列的情感纠葛,梅燕觉得,造成眼前事业的惨败,郎辉实在脱不了干系,肯定他觉察了他们三人之间的微妙关系,才串通秀娟电器公司来坑害和报复自己,而对他所做的这一切,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梅燕理清了自己纷乱的思绪,觉得当务之急,是找到电器公司的老板冯秀娟,只有这样,事态才会发生转机,事情也会水落石出。可丈夫郎辉却在电话里说,秀娟电器公司是家皮包公司,冯秀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不就成了经商道上的又一个无头案了?唉——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啊!

梅燕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公司,在白浪的对面坐下后,便向白浪了解签约前的情况。白浪不敢怠慢,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白浪说: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辉哥,我也有责任。在与国贸公司签约之前,辉哥坚持要先提货再付款,对方反对,说他们公司规定是先付款再提货,双方急执起来,辉哥当时有点犹豫,我却给他打气。因为对方的销售部经理是我姐夫,姐夫是不会坑害我们公司的,这笔买卖绝对能做。辉哥这才与对方签约。想不到那家国贸公司也没有现货,要到秀娟电器公司去进货,这才造成了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听到这里,梅燕点了点头,一切似乎都明白了:郎辉当时之所以没有坚持,那是自己看错了人,其实郎辉根本就是一只狡猾的老狼精,在关键时刻也有人肯为他求情,真是为人处事地道呀,梅燕这样想。

白浪见梅燕气色不好,精神像要虚脱的样子,连忙起身去泡咖啡。也就在这一刻,梅燕的脑际忽然闪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决定先下手为强,她倒要看看狼的本性是怎样暴露出来的。她随即拿起纸和笔,当着白浪的面,毫无忌讳地草拟了一份和郎辉的离婚协议书,并宣布以后公司的所有业务都由自己亲自掌管。白浪站在一边,唯唯诺诺地点头称是。

宣布完这一切,梅燕起身正要走,一回头,却见郎辉站在门口,梅燕没好气地开口就问:“怎么,你把钱追回来了?”

“暂时还没有”,郎辉说:“不过,你先别急,我已向公安局报了案,他们正在想方设法全力寻找冯秀娟,我想,过不了多久,钱就会找回来的。”

郎辉说话时的神情略显疲惫,看得出他一路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心里也很焦急。但梅燕丝毫没把这些放在眼里,而是气愤地把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了郎辉的面前:“钱就不用你找了!记住,从今天起,不,从现在起,你已不是捷利达公司的人了,你这个老狼精,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那份离婚协议书晃晃悠悠地落在地上,郎辉拣起一看,只见上面这样写道:郎辉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头大灰狼变成人形的老狼精,他不但欺骗了我的感情,而且借机转走了公司的全部资金,以报复当初自己对他的一镖之仇。

扯蛋,简直是扯蛋!郎辉看到这里,实在感到莫名其妙,他想劝梅燕别这么绝情,却见梅燕一把挽着白浪的胳膊,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郎辉一看,咬牙一拳砸在了墙上,一扭头,愤然向公司的大门外走去。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四、危难中,昔日好友伸援手

其实,梅燕跟郎辉离婚又故意公开与白浪的隐情,那目的就是要让身边的这两头用心险恶的狼充分暴露出本性。因为,她对白浪也心存疑窦,想想前些日子那盘令人发悚的光盘,相信郎辉不会干那种蠢事,自己又不会发神筋去录这些东西,唯一值得怀疑的那就是白浪了。因为只有他才有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平时郎辉不在家的时候他常来与自己偷情,出入自由,来去方便,随时都有机会把摄像头按装在卧室的某一个角落,不是他又会是谁呢?再说目前造成公司亏损的事情,也是他在暗中作梗,要不是他从中担保和怂恿,郎辉也许就不会在协议上签字。回头再想到光盘,梅燕认为,那一定是白浪用它来离间自己和郎辉的关系……于是,梅燕也想出一招反间计,她要用爱情来离间那两头狼,让他们互撕咬、打斗、拼搏,从而暴露出狼的野心。

果然,没过几天,梅燕就接到了郎辉的来电,他在手机里说,燕燕,你要密切注意身边的白浪,他可能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上次签合同时,都是他从中捣的鬼,当时我没察觉,我看你平时很器重他,就放心干了,想不到会惹出这么大个娄子来,不过,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梅燕听了,直骂自己瞎了眼,竟会爱上你这只大灰狼,离婚了也不检点自己,还要来推卸责任,真是可恶之极。

郎辉这一走,白浪更是对梅燕大献殷勤,时时处处都讨她欢心。可梅燕一想到五年前在长白山打伤的那头狼,还有最近那张莫名其妙的光盘,她就对白浪心存芥蒂,那原来该有的激情和冲动的感觉荡然无存。

郎辉走后,公司的一切事务她又不敢交给白浪去管理,梅燕好像一下子失掉了左膀右臂,办起事来也不顺畅。再加之捷利达公司一下子就被秀娟电器公司骗去了所有资金,公司上下陷入困境,眼看员工们发工资的日期渐渐临近,梅燕只得每天疲于奔命,但也毫无效果。

就在梅燕感到“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忽然“柳暗花明又一春”了。那天,梅燕的同学,从前的铁杆死党郭亚红出现了。郭亚红毕业后,因嫌打工的工薪太底,也自己搞起一家服装销售公司,当起了老板。她一看,昔日的姐姐这样无助和落迫,便给梅燕献上一计:“不如这样吧,你我两家公司合股,成立一个郭梅集团,有道是船大能抵御风险,这样一来,就能够解决了你眼下公司资金匮乏的问题,到时又能按时给员工发薪,不知你意下如何?”

梅燕一听,顿时欣喜万分,连连称好,但细细一想,又不免心里一紧。虽然两家公司合股是个万全之策,但这样一来,对方将握有至高无尚的绝对控制权,如不答应呢,公司又将面临倒闭的危险,权衡之下,她只好极不情愿地答应下来。

郭亚红给梅燕递上一杯茶,俩人以茶代酒,握在手中的杯子“叮咚”碰响后,郭亚红意味深长地说:“阿梅啊,男人都是败家精,大灰狼虽然走了,事到如今,你还想把这头大白狼留在身边吗?”梅燕听出了郭亚红要赶走白浪的意思,不免一惊,缓缓说:“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呢?想当初你办公司的时候,可是苦苦求我把白浪让给你的!”郭亚红的嘴边露出一丝苦笑:“既然当初你不肯,现在也就没留他的必要了!”梅燕见对方心意已决,也不想反对,免得郭亚红说她重色轻友,便当即叫来白浪,甩给他三扎百元大钞,叫他滚蛋了!

赶走了大灰狼和大白狼,两个昔日的同学便又一次举起茶杯,感慨万千:还是老同学老朋友好啊,同学同学亲如姐妹,朋友朋友情同手足,哪像那两头老狼精,关键时候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留在身边不但毫无用处,还是祸害呢!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五、为爱情,令利智昏被利用

两家公司一合股,梅燕由原来八面威风的一把手,变成了一个说话无足轻重的人物了,慢慢地公司的控制权完全掌握在郭亚红的手中。梅燕为此痛苦不堪,整夜整夜地失眠,没多日,人也瘦了一大圈。

看她这般模样,有一个人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这个人就是白浪,要说这一切的祸端都是由他引起的。那天,以前的女朋友冯秀娟找到他,问:“你想每天与心上人在一起吗?为什么不动动脑筋把她夺回来呢?”这句话刺到了白浪的痛楚。自从心上人梅燕与那个老狼精郎辉结婚后,梅燕对白浪的热情也就偏移了方向。虽然白浪的要求不高,只想每星期与对方云雨一番,可这个小小的心愿也因郎辉的插足而成为泡影。只要郎辉在家,白浪绝对动不了梅燕的一根手指头。即便三天两头去她家玩,也只能谈谈公司里的事务,这令白浪苦不堪言。

冯秀娟一眼就看出了白浪的心思,她对白浪说:“其实要想得到你的心上人不难,我有一个办法,只要你依计而行,我敢保证要不了多久,梅燕就会回到你的身边。”白浪问是什么办法。冯秀娟告诉白浪,只要他带上一个微型摄像头,在梅燕夫妇不知觉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按装在她卧室的某个角落,录下他们夫妻作爱的全过程交给她,她再去加工处理一下,而后送到梅燕的手里即可。白浪问:“这办法能行吗?你有这么大的把握?”冯秀娟笑着说:“当然,你好好地干吧,到时看我的吧,这你放心,要知道我这么做可是为你着想啊!”

白浪依计行事,终于搞到了梅燕与郎辉在床上作爱的镜头。白浪原本是个与世无争,逆来顺受的善良男孩,但看了这些不堪入目的镜头,想到自己的心上人每天和郎辉在亲密无间的情形,不由得醋意大发,妒火中烧。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冯秀娟又教了他个狠招:她叫白浪利用梅燕对他的信任,在捷利达和国贸公司签订合同的时候,谎称那家公司的销售部经理是他的姐夫,迷惑郎辉,从而促使这笔生意成功。只要梅燕的资金打入对方的账户,梅燕即会即刻破产,而冯秀娟也能轻而易举地得到那笔资金。这样一来可以嫁祸于人,赶走郎辉;二来能让梅燕回到他的身边。交待完后,冯秀娟还郑重声明,自己只是替白浪打抱不平,并不是想真正得到那笔钱,等梅燕回到白浪身边,她就把钱还给梅燕。白浪一想,这真是一条天衣无缝的妙计!

男人只要真正爱上一个女人,就会私欲膨胀,就会不择手段,就会冲动犯低级错误。白浪每天看着录像里心上人与郎辉在床上翻来滚去,早已被妒火烧得失去了理智,他竟然真的按照冯秀娟说的那样做了,并随后把录制好的光盘也交给了对方,让其进行篡改加工,把郎辉变成一个十恶不赦喝人鲜血的老狼精。

这一切虽然如冯秀娟所料,白浪如愿以偿,梅燕赶走了郎辉,却让梅燕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之中。看到梅燕失去了昔日的威风和地位,落迫得不成人样的情形,白浪决定去找冯秀娟,把梅燕的那份不该失去的钱要回来。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得钱后的冯秀娟压根儿就没还钱的意思,对白浪避而不见,跟他玩起了人间蒸发。

白浪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他想去找梅燕道明内情,可梅燕见到他就破口大骂:“你这头狡猾的白狼,曾经被我打伤了腿,现在又想变成人形来害我,滚,你压根儿就不是个好东西!”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白浪,只得把滑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什么也没说就悻悻而去了。

说来也巧,这天,白浪无意间路过一家火锅城门前时,突然,他看见久未露面的冯秀娟匆匆走了进去。白浪连忙悄悄跟在后面。只见冯秀娟警惕朝四周张望了一下,一推门,走进了一个叫“牡丹亭”的包房。她前脚刚进去,后脚又来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戴着墨镜和一个遮住脸庞的大口罩也跟着进去了。

白浪靠近悄悄地把门推开一条缝隙,只见那女人摘掉墨镜和口罩后,从包里取出一迭钱,甩到了冯秀娟的面前,说:“这是你的酬金,里面有去新加坡的护照,我要你立刻在这里消失……”

白浪看了不由大吃一惊,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郭梅集团的董事长郭亚红啊!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郭亚红在暗底里捣鬼呀。白浪正想推门进去给她们来个人脏俱获兴师问罪,却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戴墨镜穿黑西服的彪形大汉朝这边走来。白浪唯恐他们是这两个女人的保镖或打手,便脚底抹油,疾步走出了火锅城。

回到家里,白浪连忙给梅燕打了个电话,可是电话里说无法接通,无奈之下他只得写了一封信,告知事情的真相。叫快递公司的员工火速送到梅燕的手里。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六、情绵绵,恶梦醒来一场空

梅燕看了白浪的来信以后,将信将疑。但她还是立即来到郭梅集团公司,找郭亚红求证。

郭亚红没有回避,而是十分爽快地微微一笑说:“梅姐,既然你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了。不错,这一切确实都是我在幕后主使的。商场如战场,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一句话,气得梅燕半天没回过神来。她指着郭亚红的鼻子,怒气冲天地吼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别忘了,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那又怎么样?”郭亚红不阴不阳不慌不忙地说:“老同学,我们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大学,你一直压在我头上,你是正职,我当副手,使我怎么也翻不了身。后来经商开公司,我看中了白浪,而你却偏不给,况且你的公司也比我的大。这使我做梦都想哪一天把你狠狠地踩在自己的脚下!”

梅燕懵了,好半天才说:“这难道就是你来害我的理由?”

“不错,我要把你彻底击垮,也让你看看一个曾经被你踩在脚下的人的能耐!”郭亚红仰天大笑:“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现在我终于实现了这个翻身的愿望,多舒坦呀!”接着郭亚红便得意洋洋地道出了她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忠实部下冯秀娟注册皮包公司,骗取国贸公司巨额资金的来龙去脉。最后,郭亚红狂妄地对梅燕道:“其实,归根究底,怪你自己不该那么贪婪,同时拥有两个美男子,不,两只老狼,你把他们放在自己的身边,这让我赢得了攻击你击垮你良机,要不然,我怎么会一下子拥有那么多资金去兼并你的捷利达?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你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在暗箱操作,量你也无能为力了,因为你是没有证据能够把我告倒的,你就安心地等着去受罪吧!”郭亚红说完,又是仰天得意地笑了起来。

“做梦去吧,谁说我没有证据?”梅燕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微型录音机,一字一顿地说:“没想到吧,你的话全在里面,它将成为你犯罪的证据,到时,看我怎么收拾你!”

得意忘形的郭亚红怎么也没想到这梅燕会对她来这一手,倘若这录音机落入警察之手,那她煞费苦心的所作所为也就功亏一篑了,眼看梅燕就要夺门而去,郭亚红把手一挥,喊道:“来人!”

话音刚落,门外立刻冲进来几个身材魁梧的员工,那几个员工原本都是梅燕的手下,现在却成了郭亚红的帮手,他们一下子把梅燕堵在了办公室里。梅燕眼见脱身不得,问郭亚红道:“你想怎么样?”

郭亚红对员工大声命令道:“把她的录音机拿下!”几个员工立刻按照吩咐,夺下梅燕手中的录音机交给了郭亚红。郭亚红一甩手,狠狠地把录音机砸碎在地上。又问梅燕道:“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本小姐奉陪到底。”见梅燕没吱声,郭亚红笑了起来:“怎么,没戏了?”

“谁说没戏?”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声断喝:“好戏才刚刚开始呢!”众人回头一看,哦,原来是郎辉推门进来,他身后还跟着白浪和五个公安人员,押着耷拉着脑袋的冯秀娟。

原来,郎辉离婚后,便独自一人在外搜集证据,通过他的艰苦努力,终于发现了注册皮包公司的幕后主谋是郭亚红,并取得了对方骗取捷利达资金的确凿证据,同时,白浪也向公安局提供了有利的线索。于是,公安局立刻设防布卡,终于在机场里把准备出逃的冯秀娟抓获,经过审讯,冯秀娟没有抵赖,并道出了全部内情。

郭亚红见大势已去,便心灰意冷地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梅燕走过去痛骂道:“真没想到,你会恩将仇报!原来,你才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

郭亚红一听,“腾”地站起身,心由不甘地回答:“要知道,在狼的世界里,只有相互利用,毫无情谊可言!”说完,他被警察押上囚车,警车一阵呼啸,绝尘而去了。

悲喜交集的梅燕傻呆地站在办公室里,看着身边的郎辉和白浪,捶胸顿足,痛哭流涕:“怪我,都怪我不好,我不该同时拥有你们两个人的爱情,我太自私太贪心了,原谅我吧!”

白浪听了,竟也呜咽起来:“我就是被你打伤的那头白狼,那头曾经被你的爱情呼来唤去,瘸了一条腿的白狼,不过,现在我的伤已痊愈,告辞!”白浪说完,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梅燕连忙伸手去拉郎辉,郎辉向后一躲,梅燕抓了个空,可怜巴巴地哀求郎辉:“你能原谅我吗?毕竟我们夫妻一场啊!”

郎辉没有呜咽,反而笑了,不过,那是一种痛苦的笑。他对梅燕说:“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留我?我真要叫你一声姑奶奶了。要知道,我也是被你击毙的那头大灰狼啊,不过,不是用飞镖,而是用爱情,你该明白了吧!”说完,一转身也向门外走去。

梅燕扶着墙,踉踉跄跄地来到门边,看着他俩一前一后远去的背影,不由缓缓地瘫在地上。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