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红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一个煤矿政府竟然许两家经营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51:58 阅读: 来源:红包厂家

山西一个煤矿政府竟然许两家经营

李华文承包了交口县康城镇的新生煤矿,合同为16年。但仅仅经营了一年多,就被政府“赶出”了交口,煤矿也被政府卖给了山东肥城矿业集团(以下简称肥城集团)。现在,煤矿的法人代表依然是李华文,可是,虽然有合法的手续,却无法继续经营……

一个煤矿许给两家经营

2002年7月29日,李华文和李文平与交口县康城镇政府签订了为期16年的新生煤矿承包合同。11月12日,康城镇政府下发了(2002)51号文件,任命李华文为新生煤矿企业法人及矿长。12月6日,交口县煤管局也确认了李华文和李文平是新生煤矿的投资者和承包人。然而2003年10月,交口县政府却将这家煤矿又转给了肥城集团。

那么交口县政府把新生煤矿承包给肥城集团时,是否和李华文有过中止合同的协议呢?康城镇党委书记张俊卿对记者说,有中止协议,当时是李华文口头委托他签的字,如果上法庭的话,他可以说出具体的时间和地点。

对此,李华文说,他根本就不清楚有什么“中止协议”,也从来没有委托过张俊卿签任何字。现在突然冒出个什么“中止协议”,他觉得实在是莫名其妙。

交口县委常委孔建中告诉记者,煤矿收购是双方自觉自愿的事情,政府不存在强买强卖行为。煤矿承包给肥城集团是李华文和山东方面协商好的,政府只是参与过。至于“中止协议”,应该是有,如果没有的话,那政府是在违法。

据了解,新生煤矿属于乡镇煤矿,如果是转包的话,涉及到原承包人、现承包人、康城镇政府、交口县政府。然而据肥城集团的工作人员讲,他们承包新生煤矿是和县政府谈的,并且和县政府签了合同。

但是事实上,目前新生煤矿有两份合同,一份是康城镇政府与原承包人李华文签订的,一份是交口县政府与肥城集团签订的。

两份合同,谁是法人代表呢?交口县康城镇工商所工作人员说,在他们那里登记的依然是李华文。

法人代表身处困境

采访中,李华文一再对记者说,他从来没有和肥城集团谈过,所有的事都是政府的人出面。作为一个外地人,他只能屈服于当地政府。

据李华文介绍,2003年9月份,首先是交口县煤管局长找他谈话,说根据县政府的指示,新生煤矿要全部卖给肥城集团,让他做好准备,接受移交,具体由县政府牵头,孔常委负责。随后,县政府的人和一些相关部门的人不断找他谈话,康城镇的张书记也和他谈了数次,都说这是县政府定了的事情,这个煤矿要收购,而且是强行收购,如果不退出,到年底县里就会把煤矿关掉。

为了让李华文退出,县里请山西国元会计师事务所作了资产评估,评估结果是有形资产670多万元。当时县政府承诺,除有形资产要给李华文外,还有无形资产(15年的经营权)和损失赔偿。

2003年11月20日,县委常委孔建中代表县政府给肥城集团“打条”后,李华文和李文平两人收到600万元。对此李华文说,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只能屈服于当地政府,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压力太大了。有人曾放出风声,如果不拿那600万元,他将不会得到1分钱。

采访中,其说法与李华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交口县政府的人。县委常委孔建中说,李华文大概只投入了180多万元,他已经拿得够多了。康城镇的张俊卿书记也说,李华文没有吃亏。

李华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结果是康城镇政府还需要给他们清欠有形资产72.54万元,还有无形资产50万元、15年的违约金1200万元(每年80万元)。然而,记者在交口县的采访中对此一直没有结论。

李华文无奈地对记者说:“现在有合法的手续又有什么用呢?我如果想继续经营,就得起诉县政府和镇政府,但和政府打官司,在当地起诉能赢吗?即使赢了,还能在当地政府的‘屋檐下’正常经营吗?”

比基尼美女图片

美女图

翘臀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