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红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学生被尸体标本吓死-【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00:22 阅读: 来源:红包厂家

医学院闹鬼,这几乎已经成一个不争得事实。有人说,高校中百分之七十的鬼故事与医学院有关。这个说法,我不赞同,我觉得起码超过百分之八十!

如果,你曾进过那传说中的解剖楼,我相信你也会这么认为。解剖楼,顾名思义,就是进行解剖实验的地方。那座小楼,也是医学院中历史最悠久,色彩最神秘的地方。即使在最炎热的夏季,那里也是学校中最凉爽的地方,那凉爽不是来自空调或任何人为的制冷而是来自那些陈列在楼中地下室里的尸体所散发出的阴气!

那楼的地下室常年开放,但若无必要,根本没人愿意进去,每次有实验课要用到标本(尸体),就由老师带两个男生进去抬一具出来。

那里在半夜,几乎是学校的禁地,没有人愿意靠近那里,即使是晚归的情侣也会尽量绕开那里,没有人能抵挡那里即使是月明星稀的夜里依旧浓郁的森森鬼气。

但是,有一些人除外——他们就是专门运送这些尸体的人。他们会在半夜里送来一些尸体,然后再运走一些用过的——当然那些用过的,已经是绝对没有再利用的余地的——学校在这方面一向是朴素的。

这一夜,他们又来运走用废的尸体。

“一——二——三——”

两个人带着胶皮的手套,半张脸被十六层的口罩蒙着,眼睛依旧被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的福尔马林呛的泪水纵横。

“三十一——好了。”两人一人抬肩,一人拿脚,把最后一具尸体抛到车上。他们可没有学生们那么温柔,反正是运去火化,也不用爱惜了。

“噫?不是说有三十二具吗?”

“嗯,可能是数错了吧。尸体虽然有脚,也不可能自己走了啊。”

“大概是吧,这味儿呛死人了,我脑袋直发晕,大概就是数错了。走吧,赶紧运到地儿,好好喘口气。”

女生宿舍楼内,楼道里昏暗的灯光只够人勉强看清房间的门。

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生,睡眼迷离地打开房门,晃晃悠悠地走出来,直往卫生间行去。她迷迷糊糊地却只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白花花的,很亮,很晃眼。她只得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那亮的耀眼的东西,却只发出半声惨呼就倒了下去。

夜里,宿舍楼里虽然很静,但正值两点,大家睡得都很香,这半声惨呼没有人听见,即使听见了,也当是起夜的人踩到了蟑螂,竟没人出来查看。

凌晨,天刚亮,同学们被打扫楼道卫生阿姨的尖叫声惊醒,有人出来查看,却立时没了睡意——一个身穿白色睡衣的女生倒在了楼道里。

有高年级的学姐过去检查,却发现那女生的身体早已冰冷,下颌和颈已经僵硬——死亡时间已经超过3个小时。

“难道昨晚那声音是她发出的?”一个女生脱口而出,随即掩住口,睁大了眼睛,“她是怎么死的?”

“吓死的。”验尸的师姐轻轻地道。

是,她是吓死的,那瞪大的双眼瞳孔略微缩小——正常情况下,人死后瞳孔应该扩大,如果缩小,那最大的可能就是死前受到很大的惊吓。

然后,早起上自习去的人,在解剖楼前发现了一具尸体——本该昨晚就被运走的一具已被切割的体无完肤的尸体。

接着,有那个死去的女生的同学说,那具尸体是那个女生解剖的。

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一整天,在学校里听到最多的字眼就是“那个女生”、“尸?灞瓯?rdquo;。

晚上,熄灯后,某宿舍。

“你们说那个女生士怎么死的?”

“不是吓死的吗?”

“是啊,我看多半是那具尸体吧她吓死的。”

“尸体在解剖楼,她可是死在宿舍楼!”

“那又怎么样?那尸体有本事不让人运走,自然有本事吓死远在宿舍楼的女生!”

“可是——为什么啊?被解剖的尸体又不只那一具。”

“你没看见那尸体有多惨啊。身上没一块皮肤是完整的,我们可从来没把那个标本弄的这么惨。”

“大概是实验需要吧。”

“未必啊。”一个女生故作高深地说,“我看那女尸,身材满不错的,大概活着时也是个美人。那个女生大概是看着生气,才下刀那么狠的,这回是遭报应了。”

“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早听说那个女生心理不太正常!”

一片唏嘘之声。

屋子里的女生们谈的很热闹,都没听见门外那一声轻轻的叹息。

nk细胞免疫疗法副作用

生物免疫治疗医院

日本nk细胞免疫疗法多少钱